空間科技與人類文明

作者: 來源:點擊數: 發布時間:2012年10月30日
 

空間科技與人類文明

 觀衆:太陽的高能粒子會不會直接形成水汽的凝結核而造成大範圍降雨。
  
  蕭:它是這樣的,太陽的高能粒子如果沿著磁線往下面沈降的話按照它的能量和地球磁場的強度,一定能量的粒子只能降落在一定的磁力線上,不能夠在繼續往下跑,如果能量很高的宇宙線粒子它也會受到磁場的偏轉,普通的帶電粒子它是受到磁場的控制,甚至到不了七、八十公裏的高度,如果能夠到達的話,那麽它通過電荷交換它逐漸就變成中性的成份了,所以它不會直接成爲水汽的凝結核。
  
  蕭:去年的七月份中國青年報還有幾個報(的)記者都向我提出過同樣的問題,我說老實話有一點膽怯,就是說我不願意太多的影響防曬霜的市場。我已經剛才說過了,太陽暴主要劇烈變化可以到十的三到十的六次方這麽多倍數的輻射強度的增加,主要是X射線極紫外譜段,普通的紫外和可見光譜段也許稍微增加一點點,不會增加得很多,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來說太陽有風暴也好,沒有風暴也好我們皮膚所接收到的太陽紫外輻射在地面上應該是差不太多的,但是有一點就是現代人的生活方式跟幾十年以前的確不太一樣了,現代人生活方式也很奇怪,出去就坐車,等到回家來三千塊錢買得步行機在家裏面拼命地跑步。所以的確我們接收的太陽的輻射的劑量現在是比以前少了一些,所以我們現在不要強調,過去大家到海邊去就是舉行日光浴,從現代人的觀念來說老曬的確是沒有什麽太大的好處。
  
  主持人:請看下一條網上提問,這個提問非常具有人文關懷精神。他說聽新聞上說俄羅斯的一個空間站快要墜毀了,大家都很擔心它,萬一掉下來砸了我們怎麽辦?好象科學家們在想辦法,現在太空中的衛星這麽多是不是真的可能有哪顆衛星會掉下來砸著我們?
  
  蕭:像幾十公斤重的東西,一般說來衛星有一定的軌道,但是高空(大氣)既使稀薄它也有空氣的阻力,衛星受到空氣的阻力跟衛星的一個特殊參量,我們叫做面積質量比,衛星的面積越大質量越小,那麽它受到的阻力越大它就向下掉得越快,衛星的質量越大而截面積越小那麽它呆的時間就越長。衛星在三百公裏以上的時候它可以在很長的時間裏面按照你設計的軌道運行,然後它慢慢地降低,慢慢地降低,而且發生一次太陽風暴這也是一種空間危害,衛星的軌道在嚴重的時候幾百公裏高度的衛星軌道一下子可以掉一、兩米。到了二百多公裏的時候衛星就吃不住了,一天半米一天半米地往下掉,到了一百多公裏的時候它的速度就已經是,重力已經把它加速到自由落體,一般說來在這樣的速度下,在八十公裏在一百一十公裏的高度上,大氣是要和它摩擦發熱的。質量如果小于幾公斤量級的話,不會掉到地球上來,它就完全燒掉了,質量再大一點的東西,是會隕落,我們叫作隕落在地球上,我們的回收衛星也要經過一個重返大氣的階段,但是我們回收衛星,因爲要回收所以外殼——空間材料是一個專門的學科,外殼是防熱防蝕的材料,會燒得亂七八糟,但是就燒掉一薄層。蘇聯的聯盟號有十多噸重,而且因爲它服役時間已經比較長了,現在維護各個方面可能不是很劃算,那麽俄羅斯准備放棄它。現在放上去的東西它都要求你解體的時候,特別是火箭的末級解體的時候你要把它爆炸成碎塊,可是早些上去的東西已經沒有辦法了。所以要放棄的話,一個是科學家事先可以設計好一些它在什麽樣的……放棄以前如果你能夠控制它的軌道,或者用另外一個對接的東西把它牽引下來的話,把它牽引到某一個高度上,讓它一面轉一面往下掉這是可以計算的,但是這個只好用平均來計算,這個誤差會是很大的,正好你計算的時候是按背景大氣的參量,中間發生了兩次太陽風暴,它不聽你的規律了,當然也很危險,一般計算讓它掉最後它掉到海上,只能這麽說。
  
  主持人:空間科技任重而道遠。好,看下一個問題,他讓您回答說,從現在的太空科技發展來看,您覺得可能還需要多久才可能實現星際旅行?
  
  蕭:第一我的確不是空間技術方面的專家,第二可能很難預報。太空旅行設計到好些問題,不是任何人都能夠上太空的,但是從飛機來說,當初也有一些限制,比如說最初乘坐飛機的人甚至于要檢查身體,你有沒有心髒病,現在的飛機也越來越舒適,很安全,也不大考慮你有什麽都不管了。目前因爲宇航畢竟是把這個東西從地面零速度給它加到第一或者第二宇宙速度,而且短短的幾分鍾時間裏面,這個加速度可能達到15G,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受得了的,心髒有病的人絕對受不了,心髒沒有病的人也相當一部分受不了。另外,就是在太空各種各樣的太空病也不是正常人能夠受得了的,如果到了大家坐在一個太空艙裏面去旅行的話,也許沒有這個問題。現在我知道,比如有些國家,包括我們國家選宇航員的話,身體是一方面,科學知識是一方面,心理素質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這個宇航員要很善于跟人合作,要不怕寂寞,碰到危險他能夠坦然的處置,這一系列的心理素質不是很簡單的。隨便舉一個例子,一個宿舍裏面兩個同學有意見不說話了,你跑到空間站兩個人不說話了這樣就很麻煩了,寂寞還是小事情,需要協作的時候就不能夠互相鬧別扭,所以宇航員的要求是比較高的,從技術上來說,現在我們發射一顆火箭,據我所知道成本不是一般人拿旅遊能夠承受得了的,就是說發一個火箭,就我們國內來說也是好幾億的人民幣,一個火箭上面如果裝了60個乘客,一個乘客要多少錢一張票。所以大概在未來的10—20年之內,我想是不會的。
  
  問:教授,我想問這樣一個問題,現在不僅中國,還有世界上許多國家都開始向太空邁進,你對像中國發射神舟號,還有美國打算組成太空軍隊,像這樣太空的發展您有什麽看法?
  
  蕭:刚才我特别强调了,我虽然没有明说,我所讲的内容都是关于人类和平利用太空的,就像这个同学所说的,很多事情是使用双刃剑,太空用于军事的目的是很明显的,而且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空间竞争我们也应当承认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和军事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提倡空间环境的和平利用,但是我们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下,我们要保障我们国家有强大的国防实力,也是重要的。这个不必讳言,为了国防实力的增强,空间技术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節目結束之前,我問最後一個我個人的問題,就是您做了一輩子空間科技的研究,能不能用一句話概括您心目當中的空間科技是一樣什麽東西?
  
  蕭:空间科技是真正代表21世紀的科學發展結晶的一個東西。
  
  主持人:好,謝謝!
  
  追求進步,學術傾聽,世紀大講堂向您道別,下周同一時間再會,谢谢蕭教授,謝謝現場觀衆。謝謝大家,謝謝!

收藏